行动起来

自1990年代初以来,“天安门母亲”群体一直在坚持不懈地追求“六四”真相,为惨遭残酷杀害的人们伸张正义。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历尽艰辛地去寻找受害者家人和幸存者,以收集证词追究官方的责任,并纪念失去的生命。

我们呼吁大家声援“天安门母亲”的努力——她们记录下受害者生前鲜活的灵性,以使他们不会被遗忘,并敦促当局就官方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犯下的残酷罪行予以问责并进行赔偿——通过以下方式发出公开支持信息。

  • 使用本页提供的表格给“天安门母亲”写一条公开短信
  • 分享“拒绝遗忘”的网页链接给您的家人、朋友和同事。
  • 利用国际(境外)社交媒体来表示您的支持:
    • 在社交媒体上张贴您自己写的关于《拒绝遗忘》的帖子。
    • 在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上转贴中国人权的帖子。
    • 在中国人权的社交媒体上发表支持意见。
    • 请不要忘记加上标签: #拒绝遗忘 #纪念六四 #六四 #天安门六四 #unforgotten #remember64 #June4 #Tiananmen64
  • 组织放映2009年纪录片《六四昭雪路漫漫》——可在中国人权网站上免费得到。
发送一条给“天安门母亲”的短信


请注意表格不接受任何特殊字符。(例:! & * : \ ' )

给“天安门母亲”的短信

王亚秋

(美国)

谢谢你们这么多年坚持追寻真相和正义。作为后89一代,无比敬佩和受激励。

2021年6月8日

西安· 斯诺
Sian Snow

(瑞士)

致“天安门母亲”

令人痛心的是,在以血腥屠杀镇压了天安门广场的和平抗议32年后,幸存者仍然还在被噤声,悲惨事件正在被从历史书上抹去。同样令人痛心的是,尽管“天安门母亲”长期以来一再呼吁真相和问责,但在中国,任何人在 6 月 4 日点燃蜡烛悼念死者都有可能受到惩罚。

1949 年上台并通过宪法赋予所有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示威和抗议自由”的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到哪里去了?这些曾是共产党人自己为之奋斗的自由,当时的情况正相反——在蒋介石的统治下,共产党人被噤声、被审查、被禁止。

1936 年,当毛泽东及其追随者还住在中国西北的窑洞里时,我的父亲、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不顾报道禁令前往那里,以带回亲眼目睹的有关共产党及其目标的记述。这个记述(《红星照耀中国》)现被用于向中国学生传授历史。多年后,我的母亲露易丝·惠勒·斯诺(Lois Wheeler Snow)面临另一项报道禁令,这次是共产党自己施加的:我母亲于2000 年前往北京,试图会见丁子霖(她 17 岁的儿子在1989年的事件中被杀死), 当局却阻止这两位母亲见面——这一事实当局是没有让中国学生知道的。

我的父母都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们到中国去是出于他们的信念,即:必须正视事实,无论何时何地发生的压迫和不公正都必须引起注意,无论谁对此负责。不幸的是,当今的中国政府压制其感到不舒服的事实。结果,这个国家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并不完全了解,像埃德加·斯诺这样的记者无法自由地报道真实展示的历史。

只有诚实地揭示和审视所有事实,才能吸取历史的教训,纠正错误,让所有人都开始更美好的一天。正如中国领导人指出的,这适用于所有国家,而不仅仅是中国。有更多的理由他们应让人们知道天安门事件的真相,允许幸存者有尊严地、和平地悼念他们的亲人。

为了纪念我的父母,我以自己的名义声援天安门事件的幸存者——他们在寻求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的过程中遭受了如此多、如此久的苦难。尽管中国政府30多年来对他们的要求视而不见,但它不可能永远掩盖真相。

西安· 斯诺
2021年6月4日

安东尼·奥布莱恩
Anthony O'Brien

(爱尔兰)

亲爱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遇难者的母亲们:

要知道,即使在世界另一端的爱尔兰这个小国,天安门广场抗议者的勇敢也从未被遗忘; 而你们,力争为你们的孩子伸张正义的母亲们,也永远不会被遗忘。

2021年6月4日

凯伦· S.
Karen S.

(加拿大)

我无法设想你们在这一天的感受,但我赞扬你们的力量和坚韧。 我深切希望,我们能够很快生活在一个不容忍侵犯人权行为、有真正的领导人为正义挺身而出的世界里。如果今天我是任何一个西方国家的领导人,我会谴责中国继续把 1989 年 6 月 4 日抹掉的行为。

从加拿大向你们致以爱和声援,我将永远不会停止与其他人谈论 6 月 4 日发生的事情。

2021年6月4日

梅根·杨·威斯
Megan Young Wiese

(美国)

我们没有忘记。

送上和平的祝福。

2021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