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起來

自1990年代初以來,「天安門母親」群體一直在堅持不懈地追求「六四」真相,為慘遭殘酷殺害的人們伸張正義。他們克服重重困難、歷盡艱辛地去尋找受害者家人和幸存者,以收集證詞追究官方的責任,並紀念失去的生命。

我們呼籲大家聲援「天安門母親」的努力——她們記錄下受害者生前鮮活的靈性,以使他們不會被遺忘,並敦促當局就官方對手無寸鐵的平民犯下的殘酷罪行予以問責並進行賠償——通過以下方式發出公開支持信息。

  • 使用本頁提供的表格給「天安門母親」寫一條公開短信
  • 分享「拒絕遺忘」的網頁連結給您的家人、朋友和同事。
  • 利用國際(境外)社交媒體來表示您的支持:
    • 在社交媒體上張貼您自己寫的關於《拒絕遺忘》的帖子。
    • 在推特和臉書等社交媒體上轉貼中國人權的帖子。
    • 在中國人權的社交媒體上發表支持意見。
    • 請不要忘記加上標籤: #拒絕遺忘 #紀念六四 #六四 #天安門六四 #unforgotten #remember64 #June4 #Tiananmen64
  • 組織放映2009年紀錄片《六四昭雪路漫漫》——可在中國人權網站上免費得到。
發送一條給「天安門母親」的短信


請注意表格不接受任何特殊字元。(例:! & * : \ ' )

給「天安門母親」的短信

王亞秋

(美國)

謝謝你們這麼多年堅持追尋真相和正義。作為後89一代,無比敬佩和受激勵。

2021年6月8日

王玉琪(音譯)

加油!我們支持你!

2021年6月6日

西安· 斯諾
Sian Snow

(瑞士)

致「天安門母親」

令人痛心的是,在以血腥屠殺鎮壓了天安門廣場的和平抗議32年後,幸存者仍然還在被噤聲,悲慘事件正在被從歷史書上抹去。同樣令人痛心的是,儘管「天安門母親」長期以來一再呼籲真相和問責,但在中國,任何人在 6 月 4 日點燃蠟燭悼念死者都有可能受到懲罰。

1949 年上台並通過憲法賦予所有公民「言論、出版、集會、示威和抗議自由」的中國共產黨人的理想到哪裡去了?這些曾是共產黨人自己為之奮鬥的自由,當時的情況正相反——在蔣介石的統治下,共產黨人被噤聲、被審查、被禁止。

1936 年,當毛澤東及其追隨者還住在中國西北的窯洞里時,我的父親、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不顧報道禁令前往那裡,以帶回親眼目睹的有關共產黨及其目標的記述。這個記述(《紅星照耀中國》)現被用於向中國學生傳授歷史。多年後,我的母親露易絲·惠勒·斯諾(Lois Wheeler Snow)面臨另一項報道禁令,這次是共產黨自己施加的:我母親於2000 年前往北京,試圖會見丁子霖(她 17 歲的兒子在1989年的事件中被殺死), 當局卻阻止這兩位母親見面——這一事實當局是沒有讓中國學生知道的。

我的父母都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們到中國去是出於他們的信念,即:必須正視事實,無論何時何地發生的壓迫和不公正都必須引起注意,無論誰對此負責。不幸的是,當今的中國政府壓制其感到不舒服的事實。結果,這個國家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對自己國家的歷史並不完全瞭解,像埃德加·斯諾這樣的記者無法自由地報道真實展示的歷史。

只有誠實地揭示和審視所有事實,才能吸取歷史的教訓,糾正錯誤,讓所有人都開始更美好的一天。正如中國領導人指出的,這適用於所有國家,而不僅僅是中國。中國領導人理當讓人們知道天安門事件的真相,允許幸存者有尊嚴地、和平地悼念他們的親人。

為了紀念我的父母,我以自己的名義聲援天安門事件的幸存者——他們在尋求讓自己的聲音被聽到的過程中遭受了如此多、如此久的苦難。儘管中國政府30多年來對他們的要求視而不見,但它不可能永遠掩蓋真相。

西安· 斯諾
2021年6月4日

安東尼·奧布萊恩
Anthony O'Brien

(愛爾蘭)

親愛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遇難者的母親們:

要知道,即使在世界另一端的愛爾蘭這個小國,天安門廣場抗議者的勇敢也從未被遺忘; 而你們,力爭為你們的孩子伸張正義的母親們,也永遠不會被遺忘。

2021年6月4日

凱倫· S.
Karen S.

(加拿大)

我無法設想你們在這一天的感受,但我贊揚你們的力量和堅韌。 我深切希望,我們能夠很快生活在一個不容忍侵犯人權行為、有真正的領導人為正義挺身而出的世界里。如果今天我是任何一個西方國家的領導人,我會譴責中國繼續把 1989 年 6 月 4 日抹掉的行為。

從加拿大向你們致以愛和聲援,我將永遠不會停止與其他人談論 6 月 4 日發生的事情。

2021年6月4日

梅根·楊·威斯
Megan Young Wiese

(美國)

我們沒有忘記。

送上和平的祝福。

2021年6月4日